摄影

关于

逃离

父子俩在挖一个大坑,要把枝条挤出栅栏的巨大棵月季移栽出来

不会做饭,现在不被嫌弃,将来也一定会被嫌弃。哈哈哈

大年初二早上 ,疼爱我的姥爷走了。
两个月前,给姥姥过完生日临走前,“过年来啊!”,没想到是姥爷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在我回去工作三天后突发脑梗,严重到持续昏迷,不省人事。同死神抗争了两个月,终究没能拗得过。

今年过年我来了。
他走了。

时间
不够用

身边不乏不停学习的人,
我的惶恐,我的压力,我的动力,便来自这些人。
我也在不停地学习,无论在学生阶段还是步入社会后。如今并不抵触略带功利性的学习,至少,目的明确,避免了懒散。
I am on my way.

东日西雨:

《收获》

工作正一点一点把生活吞噬,这一定不是日子最终的样子,也许最终投命于工作不知生活百味,也许我可以兼并朝九晚六与浪迹天涯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caozhazha/206288408
点击预览

今天会哥把他提前签好字的异动单让我填名字,“来,给我签个字儿”,本应该我填好了单子,再拿给会哥签字儿的。。。。结果反过来了。
会哥拿走的时候幽幽地说了句“跟卖闺女似的”
诶呀嘛呀,我这眼泪稀里哗啦的就下来了。这要是离职单我还不得昏死过去。

就是这样的性格,成就了你绝大多数的禀赋,也制造了你绝大多数的瓶颈。

我想挣好多钱。有一所带庭院的房子。

祝茁壮成长吧。

继续养肉肉。买了十个小花盆。

1/38

© 曹渣渣 | Powered by LOFTER